Lady Gaga:一个奥斯卡明星的诞生

  但是正如Lady Gaga所说:“始终以来我都过着事实与戏剧参半的人生,而我生来就如斯。”

  这张专辑是她的回归之作,也是写给她自己的。她说自己在做这张专辑的时候,时常会有一种幻觉,她看到自己可能占领的另一种人生:不是歌手也不是明星,穿着朴素,带着两个孩子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《Joanne》封面上的Lady Gaga只戴了一顶粉色宽檐毡帽,不任何多余的粉饰,仅以白墙当作背景,从容而自负。正如Lady Gaga所说,“以前那些造型反映的是我内心的自卑,而当初简约的造型,却让我更加自信。”

  2008年,Lady Gaga带着《Just Dance》横空出世,穿戴红色大肩垫外套的她火速红遍寰球,奖项拿到手软,雷人的造型也永远占据着媒体的头条,“电话装”“米老鼠发型”“折纸连衣裙”“乳胶长袍”等等,真是没有最雷,只有更雷。

  可是 Lady Gaga的厄运并未结束,19岁时她被自己所信任的年长自己20岁的音乐制作人性侵,很长一段时间她患上创伤后应激妨碍,接受了很多心理医治。多年后, Lady Gaga才在一封公开信中提及:“我花了五年多的时间,苦苦寻找与痛苦共处的方式。终于,我可能好好跟你们念叨这件事了。这很不容易,精神上的创伤给我带来了太多的羞辱感。”

  2018年10月,缺席《ELLE》第25届好莱坞年度女性盛典活动时,Lady Gaga再次提及了此事,“(那件事)永远转变了我。一局部的我从此被关闭了好多年,当时我没有告知任何人,我自己取舍躲避,直到今天,站在你们面前,我仍感到惭愧,对我所阅历的事感情到愧疚,我仍会感觉‘这是我的错’。”Lady Gaga说之后自己曾向演艺界多少位“有权人士”提起,“不人愿意为我供应保护,或是伸出援手,指引我到让我感到有正义的地方。他们甚至没有告诉我可以寻求心理医生辅助,而那是我迫切须要的,那些男人躲了起来,因为他们害怕失去他们的权力。”

  成名后的Lady Gaga创立了“Born This Way”基金会这样的非盈利组织,致力于声援被霸凌和摈弃问题;在巨星R.Kelly涉嫌性侵未成年人的事件暴发后,即时宣布将结束与其的所有合作并下架了曾经的配合曲目,同时发长文致歉表示永远支持受害者维权。

  Lady Gaga说自己的妄想是:“这个国家的每所学校都会有一位心理健康专家或治疗师,欲望有一天在世界各地都是这样。让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,不仅仅以女性的身份,更是以人类的身份,我们要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宏大的人,请求他们握住我们的双手。为了正义,我们将为女性和男性,以及其余性别身份的人争取正义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好莱坞女性的意思。这象征着,我有一个平台,我有机会做出改变,我祈祷我们倾听并信赖、密切关注我们四处的人和那些需要援助的人,伸出支援之手,成为变革的力量。”

  《Joanne》让Lady Gaga重回巅峰,并得到了主演电影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的机会,“我很自豪成为这样一部讲述心理健康电影的一部分,很多艺人都有心理方面的问题,咱们要彼此照顾。”

  就这样,纵然被批评为“雷”,审美low,但是Lady Gaga不改自己的强悍风格,就像《ELLE》第25届好莱坞女性人物颁奖盛典,她穿的那套肥大的西服也是被不少网友吐槽,认为她“衣品”太差,而Lady Gaga说这是自己选中了放在角落无人问津的这套西服,她说自己原本试了一件又一件的紧身胸衣,一双又一双的高跟鞋,“说瞎话,我以为我生病了。我问自己,成为一个好莱坞的女性到底象征着什么?我们不仅仅是娱乐世界的对象,我们不仅仅是为人们的脸上带来微笑或者鬼脸的形象,我们不是一场为了娱乐民众而进行斗艳的大型选美比赛的选手。我们是在好莱坞的女性,我们是一种声音,我们对世界有着深刻的思维、观点、信念和价值观,当我们被迫沉默时,我们要有才能发言、倾听和还击。”

  对自己的夸张作风,Lady Gaga在纪录片《嘎嘎:五尺二寸》中这样阐明:“他们想让我卖弄性感,像一个风行偶像,我就自己加些怪诞的风格,这样我会认为自己还有控制权。想想他们是怎么对待单纯的玛丽莲・梦露的,还有其余那些明星。”

  他们想让我卖弄性感,我加些怪诞的风格,这样感到自己还有操纵权

  2013年的低谷让Lady Gaga找回了更富强的自己,她制作了新专辑《Joanne》。Lady Gaga的真名叫史蒂芬妮・乔安妮・安吉丽娜・杰尔马诺塔,Joanne取自姑姑的名字。她的姑姑年仅19岁就因为身患红斑狼疮而逝世,《Joanne》这首歌正是为了纪念姑姑创作的。

  不再硬装强悍,展示出自己的弱点和惧怕,这让真实的嘎嘎小姐更有魅力,歌迷们不会因为她不再“雷”而离她而去,非粉丝则因为看到她切实的一面而对她摒弃了偏见,心生尊重。今年即将33岁的Lady Gaga迎来了其巨星的巅峰时刻,在2月11日举行的第61届格莱美颁奖礼上,Lady Gaga失掉三项格莱美奖,迄今为止共拿到了九座格莱美奖杯,并成为格莱美历史上第一个获得盛行分类大满贯的歌手。

  摘下那些“雷人”面具的Lady Gaga真实 未审很爱哭:被伤痛折磨时哭,为家人友人歌迷哭,为失恋哭,为获得格莱美、奥斯卡提名哭,也为获奖哭。

  因为痛苦悲伤,Lady Gaga说忧郁的时候,自己的身懂得抽搐,会浑身发抖。

  即便在上大学后,Lady Gaga的处境也没改进,老师也认为她长相太平庸,个子太矮小,就算是有音乐天赋,这辈子也别想驰名。最终Lady Gaga大一还没念完就决定了退学,她住过地下室、端过盘子,连续追赶自己的音乐幻想。

  遭受校园霸凌,19岁被性侵,花了五年多的时间苦苦寻找与疼痛共处的方式

  只管如此,筛选了成为明星这条寂寞之路,Lady Gaga只能让自己勇敢走下去,正像纪录片中所说:“你天生不是为了国家栋梁,而是要尽情活出自己的人生。” 

  而在获得格莱美奖后,Lady Gaga与克里斯蒂安・卡里诺又解除了婚约。克里斯蒂安・卡里诺是好莱坞著名经纪人,二人于2017年2月曝光恋情,2018年10月,Gaga在缺席《ELLE》好莱坞年度女性盛典时对外公布已经订婚的消息,而这场婚约只持续了4个月左右便发布停止。

  Lady Gaga说:“创伤好像能读懂你的主张,它会用所有方法折磨你。”

  Lady Gaga一个奥斯卡明星的诞生

  《一个明星的出生》让Lady Gaga取得奥斯卡提名,然而人生赢家Lady Gaga仍然心里有痛,她说自己的感情生活并不顺利,每当她的事业失掉起色的时候,感情生活就会发生变故。她说:“我只想做音乐,带给人们快活,而后去开巡回演唱会,组建家庭,但我仿佛不可能同时做好这所有。每次总在我拍摄时正有些天大的好新闻,然后我的情感生涯就破裂了。当我卖出一千万张专辑时,我失去了马特,卖出三千万张时,我失去了卢克,我获得主演片子的工作,我失去了泰勒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/默默

  Lady Gaga原名史蒂芬妮・乔安妮・安吉丽娜・杰尔马诺塔, 1986年诞生于一个领有意大利、法国裔加拿大血统的天主教家庭,在富裕的曼哈顿上西区长大。父母想把孩子培养成气质高雅的女性,4岁开始让她学钢琴,而Lady Gaga从那时起就妄图着可以走上舞台,她展现出超人的音乐才干,4岁的时候听一遍音乐就能在钢琴上弹出来,11岁就读于私破的罗马天主教女子学校圣心修道院,但是因为个子不高,长相个别而被同学欺负,同学嘲笑她的眉毛、肤色、头发,总之对Lady Gaga极尽侮辱,让她产生了厌学感情,“很多次不想走进学校”。

  之后在Billboard的采访中,Lady Gaga说:“我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痛苦,但是它们并没有击败我,反而使我更强大了。我想告诉每个女人:你不用非要赶在多少岁之前就写出一首成名曲,也不必用尽所有的精力去成为一个明星。那很可悲,所以,下个10年,我更想摸索我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。”

  事业成功之时,却是情绪失落之际

  在2月25日举办的第91届奥斯卡颁奖仪式上,第一次主演电影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即获最佳女主角奖和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,成为本世纪第一位提名奥斯卡影后的歌手,纵然终极没能捧得影后桂冠,但嘎嘎小姐仍捧走了最佳原创歌曲的小金人。

  这种痛,或者比起身材上的痛,还是要轻松许多。2013年,她在Born This Way世界巡演表演过程中摔伤,造成髋骨断裂,手术当前始终饱受慢性疼痛悲伤的折磨。折磨她的还有纤维肌痛症,她在纪录片中也说:“我全体右半边身体都在疼,觉得像是有人用绳子拴着我的大脚趾使劲扯,扯得整条腿疼,从第一根肋骨到肩膀,再到脖子、头部、下巴,我整张脸疼得要去世,一点点蔓延上来,真的疼逝世了。”

  高中时,同窗给Lady Gaga起了很多尖酸的绰号,像“荡妇”“病菌”,甚至还专门建立了一个讥笑她的网站“史蒂芬妮(Gaga原名)永远不会胜利”。

  而其之前受争议的“鲜肉装”,也是 Lady Gaga在对争夺女性权利的一种宣扬,她想通过这身服装表白女性并不仅是一块性感的肉用于取悦男性,“我穿着这身衣服的用意就是告诉大家,假如人们不能为自己的信心站出来,不能为自己的权利斗争,那么长此以往,他们能获得的权利也就堪比骨头上的肉。”Lady Gaga还表示,这身打扮也表明她不是“一块肉”。

  2017年,Netflix为Lady Gaga拍了一部名为《嘎嘎:五尺二寸》的纪录片,以第51届超级碗中场秀为节点,记录了Gaga第五张专辑《Joanne》的制造和发行进程,她为超级碗中场表演所做的准备工作,以及她的一些生活琐事。

  在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Gaga还曾跟50名同样遭遇性侵者奇特演唱歌曲《Till It Happens To You》,她说:“我看到很多人背负着折磨他们的秘密,我不渴望你们独自承受痛楚,而且任它像个老苹果般腐烂,把所有垃圾都清掉,咱们一起清除它!”

  五尺二寸,是Lady Gaga的真实身高,大略1米57左右,在30岁时,Lady Gaga终于足够壮大地向众人裸露心扉。

  但是,眼泪不代表脆弱,Lady Gaga说盘踞自己心头多年的不保险感正在消失,“我不会再质疑自己身为女人的身份,不会再以自己领有的特质为耻。”

  而2013年的受伤,以及专辑《Art Pop》的不成功,曾让Lady Gaga陷入低谷。《Art Pop》在第一周只卖出了 25万张,成为她卖得最差的专辑;从唱片销量到收入排行再到Billboard 的各个榜单,她统统跌出前十;演唱会门票畅销,即使最低票价跌到19美元,依然救命不了惨淡的上座率。她否定自己那段时间过于沮丧,因而酗酒、爆肥,2013年她的体重增加了30斤。而在2008年爆红时,Lady Gaga有上百场巡演,为了穿那些夸张又袒露的演出服,她要强迫自己减肥,据说她那一年就因为极其减肥去了6趟医院。而在压力之下,Lady Gaga喜好吃垃圾食品,但随后就是强迫减肥,如此反复,吃尽苦头。

  以“雷人”形象出道,衣着异样英勇的Lady Gaga绝非肤浅的“流量明星”。她13岁创作乐曲,17岁即作为特招高材生被纽约大学艺术学院提前录取,据说寰球每年只有20个名额,音乐禀赋惹人注视。可惜Lady Gaga并非是温室里的花朵被包庇着长大,固然家人很爱她,但Lady Gaga成长之路异样艰难苦楚。

  做音乐就像是用手术刀,要剖析本人,甚至把心取出来,每一次都是锥心之痛

  Lady Gaga成就巨星地位,绝对不仅是靠她的“雷人造型”,她的音乐才华尤为感动听心,而创作音乐对她来说,也不仅仅是快乐,她说做音乐就像做手术,要探索自己心田,甚至要把心掏出来,每一次都是锥心之痛。

  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是一部翻拍电影,讲的是男歌星Jack邂逅了一名餐厅女服务员Ally,他发现Ally身上有巨大的音乐创作潜力,并为其歌声所震撼,两人很快坠入爱河,Jack也帮助Ally走上歌星事业的巅峰,然而同时Jack的事业却由于酗酒嗑药的问题逐渐下沉。这部影片此前已经有三个版本,辨别是1937年原版、1954年版及1976年版。Lady Gaga说:“我非常熟悉这个故事,其中的某些部分跟我的实在生活很相像。库珀花了良多时光理解我在音乐行业中的成长经历,把我的故事带入到电影中去。”

  Gaga也屡次表现,可以获得出演机遇,皆因身为本片男主与导演的布莱德利・库珀的力保。

  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于Lady Gaga而言意思重大,因为她在影片中投射了很多自己的影子,她终于能够素颜面对这个世界,告诉大家诚然自己不够完美,仍然会多疑害怕着急,然而她也终于可能放下从前的自己,面对当下。所以嘎嘎小姐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:“输赢不重要,而是要永不言弃,如果你有空想,为此而奋斗。”

  巨星Lady Gaga赫然背地难掩孤独,她曾对男闺蜜、明星造型师布兰登说:“所有人,都会缓缓分开的吧,对吗?或早或晚,但总会离开的。而后我就又是一个人了。从身边围满了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到忽然万籁俱寂……”

  幸运的是,Lady Gaga凭着强盛的心坎走出了低潮。2015年,她在耶鲁大学的“情感革命”讲演时说,“最初我时常会问自己,好吧,你这个Stefanie加Lady Gaga的混淆体,你为什么不快乐?我那时真的不喜欢买香水,做那样夸大的造型,更不想挤出时间和别人拍照,因为我能带给这个世界的毫不仅是个人形象,我不爱好被人当成赚钱的工具,我厌倦了以变换不同的造型来博得眼球!所以当时我就做了一个决定,我开端学会说‘不’。我不想做这样那样的事,我不想再拍那样的照片,我不想参加那个运动,不想再站在那样的立场上,因为那分歧乎我的价值观。”

  2006年,20岁的史蒂芬妮・乔安妮・安吉丽娜・杰尔马诺塔与Def Jam唱片公司签约,并正式更名为“Lady Gaga”,“Gaga”源自皇后乐队的歌曲《Radio Ga Ga》。不过签约后的Lady Gaga并不受重视,同年12月,她离开了Def Jam唱片公司。2007年11月,Lady Gaga与环球唱电影公司新视镜唱片公司旗下的Streamline唱片公司签下了唱片发行合约,Lady Gaga开始为布兰妮・斯皮尔斯、菲姬、小野猫等艺人写歌。一次在一家酒吧唱歌时,观众无比吵闹,她一怒之下脱下外衣,只穿着内衣继续上演,这个举动也成为Lady Gaga事业的转折点。

  自认此时更加“性感迷人”的嘎嘎小姐已无需再借助那些夸张的服饰装扮来武装自己,所以,她在自己的纪录片《嘎嘎小姐:五尺二寸》中,坦诚告诉世人她的身高只有1米57左右,此前为了“增高”,她经常穿着40厘米的高跟鞋。